<nobr id="1p5ft"><thead id="1p5ft"></thead></nobr>

<nobr id="1p5ft"><thead id="1p5ft"><i id="1p5ft"></i></thead></nobr>

            中國新聞網-上海新聞
            上海分社正文
            紅色精神傳我心
            2021年06月25日 10:43   來源:中新網上海  

              中新網上海新聞6月25日電(李姝徵 欒曉冬 謝驍勇)在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的局史陳列館里,有一塊有著特殊紀念意義的手表。這塊手表是我的爺爺欒寶臣生前用過的,是他1983年榮獲全國優秀公安局長時,公安部的獎勵。記憶里的爺爺普普通通、高高瘦瘦,笑起來兩個眼睛瞇一塊,特別慈祥和藹。他那一口山東味極重的普通話和永遠坐如鐘、站如松的挺拔姿態,生活中無處不在的硬朗作風定格在了老一輩嘉定公安人的心中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爺爺曾經做過什么,經歷過什么,很少在家里提及。在我小的時候,只是從父輩口中聽到說他是老黨員、老革命、老軍人、老領導。長大了,我才知道,爺爺1930年生于山東膠南,他1946年參加革命,1947年入黨,更于1949年4月,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“百萬雄師下江南”。嘉定解放后,他就被分配到縣公安局工作,后來位至嘉定縣公安局長。他一直致力于安撫百姓,維護穩定,改造舊警察、懲處惡霸、剿匪肅特和取締反動組織等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自小我都很崇敬爺爺,也憧憬著追隨爺爺步伐成為一名女警。2009年大學畢業后,我毅然放棄了原本可以去別人艷羨的企業工作機會,報考了上海公安高等?茖W校,2011年以優秀學員的“成績單”從警校畢業,正式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警察。當告知爺爺我正式從警時,看著他欣喜的樣子,我的心中充滿了自豪,立志要向爺爺看齊,好好為人民服務、在工作崗位上發光發熱。

              可一線工作的繁忙程度遠超我的預估,加班成了家常便飯,有時忙到接連好幾日都要住在單位里。有一次回到家,我實在忍不住嘟囔了幾句,爸爸立刻就板起了臉:“這么點加班就叫啦?你爺爺以前成天成夜撲在工作上、住在單位里,案子不破不回家的!彪S后他給我講述了爺爺的一樁往事。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個冬日,為了偵破一樁要案,爺爺忙碌了幾天幾夜,終于清晨到家,合衣躺在長椅上就睡著了。那時候取暖的條件還沒有現在這般好,家人怕擾了他的睡眠,又擔心他著涼,就在他的腳邊放上一個“湯婆子”(加熱水的銅器)。結果爺爺一覺睡得太沉了,等醒了的時候,發現腳上被燙出個老大的水泡!人要多累,才能睡得這么沉?爺爺為了破案,用腳踏遍涉案地點,和蹲點守候的一線民警同甘共苦!氨绕馉敔,再想你自己,還覺得苦嗎?”父親的話,讓我很慚愧,也更讓我堅定了努力工作的信念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我在工作中再無怨言,每當我覺得辛苦的時候,總會想起這個故事。漸漸地,我通過自己的努力,成為所里的業務骨干,獲得了群眾和同事的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爺爺一生艱苦樸素,干了一輩子,還住著老式的民房,用著上世紀90年代的家具,只有墻角用來放榮譽的盒子里,記載著他傳奇的一生。他從未定過什么家規家訓,卻用自己的身體力行,將踏實勤奮的家風印入每個家族人的心里,更將舍小家為大家,維護正義,懲處邪惡的公安精神印在我的心中。

              時光如梭,爺爺一晃已經離開我們好幾年了,那塊見證爺爺在黨的教育下忠誠為民的一生的手表,連同他的音容笑貌永遠地留在了局史陳列室,留存在了人民的記憶中。但他和老一輩公安人永遠跟黨走的堅定信仰,卻在每一位走進局史陳列室、每一位嘉定公安人的心中傳承著。(完)

            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!   

            編輯:李姝徵  

            5
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常年法律顧問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
            男人猛进出女人下面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