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1p5ft"><thead id="1p5ft"></thead></nobr>

<nobr id="1p5ft"><thead id="1p5ft"><i id="1p5ft"></i></thead></nobr>

            中國新聞網-上海新聞
            上海分社正文
            澳滋采取 “DTC”模式立志讓高價奶粉重回“1”時代
            2021年09月14日 20:19   來源:中新網上海  

              中新網上海新聞9月14日電(李佳佳)“要想把價格降下來,還不能犧牲奶粉的品質,就必須改變奶粉行業的營銷模式!9月14日,澳滋品牌CEO蔣正振如此表示,過度的營銷與消費者對奶粉的認知誤區,導致中國的奶粉價格畸高不下,從而成為了影響到國家三胎政策落地難的元兇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業內人士指出,中國的奶粉全球最貴,原本大眾化的食品賣出奢侈品的價格。來自全球知名的市場研究咨詢機構英敏特的報告表明:一罐800-900克規格的嬰幼兒配方奶粉,在全球市場的價格集中在50-150元之間。而在中國大陸市場,這一價格普遍高達300到400元,甚至更高,100多元的奶粉更是鮮見!爸袊袌鲆呀浐茈y找到每罐200元以下的奶粉了,這非常的不合理!痹诎l布會上,蔣正振直陳中國奶粉行業的亂象。

              中國奶粉這么貴,是不是因為成本高?事實并非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據蔣正振介紹,以目前中國市場上在銷售的進口奶粉為例,每罐900克的進口奶粉進口成本均在人民幣60到70元間。算上稅收、物流、人力等各種成本,預計成本價在120元以內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10月,君樂寶乳業副總裁劉森淼曾在一個行業論壇上公開表示:“奶粉價格在中國賣得挺不合理,大家都是做這個行業的,幾十塊錢的成本,賣到四五百、五六百,也有人買,這是什么原因?大家心里都明白!

              那么,中國奶粉價格為什么會是全球最貴?蔣正振介紹,主要原因在于行業多層級的批零模式和畸高的營銷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當前中國的奶粉市場普遍的營銷模式,是一級一級代理商,層層分銷。區域、省級、市級甚至縣級多層代理分銷,每一層經銷商都會在拿貨價格的基礎上,加價10%左右甚至更高。一罐原本加上稅費、物流、人工等各種成本不過120元的奶粉,到了消費者手里,就變成300多元、400多元,甚至更貴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就是過度的營銷費用;ň拶Y請明星代言,上媒體砸廣告,這些動輒幾千萬的費用,最終都加到了每一罐奶粉里面。一家上市公司的公開財報顯示,該公司的營銷費用占到總營收的近30%。

              一般情況下,一個嬰幼兒一年要吃的奶粉大約為50罐左右。市場上賣得比較多的所謂中高端奶粉,價格基本上在350到450元之間,一年下來的奶粉錢就得花上2萬元。如果1-3歲都給小孩喝奶粉的話,3年的奶粉錢就得花費5到6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2020年城鎮家庭一年可支配收入為13萬元左右,農村家庭一年可支配收入為5萬元多一點。排除很多高收入的家庭,應該超過一半以上的家庭處于這個平均數下。兩相比較之下,奶粉錢太貴已經成為中國家庭養育嬰幼兒的一大沉重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數據顯示,近幾年來,國內嬰幼兒奶粉市場規模持續走高,2020年超過1700億元人民幣。

              一邊是市場規模龐大,一邊卻是價格不合理,這也是澳滋切入奶粉賽道的重要原因。蔣正振介紹:“希望我們成為一個受消費者尊重和喜愛的奶粉品牌;也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,推動行業變革,推動奶粉價格回歸‘1’時代!

              怎么樣才能讓國內的奶粉價格降下來?“我們希望通過DTC(Direct to Consumer,即直接面向消費者)模式直接面向消費者,減少中間環節與過度營銷,尊重消費者的同時去推動行業變革!

              “要想把價格降下來,根本的手段是必須改變奶粉行業的營銷模式!笔Y正振表示,澳滋將通過DTC,沒有層層的代理,與消費者共建品牌與產品,讓產品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中,成本自然大幅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DTC模式的一個重要手段是通過數字化系統提升運營效率,減少高庫存。傳統的奶粉品牌,因為采用多層分銷方式,渠道不受控,并且壓貨現象嚴重,壓到門店不能進別的品牌,從而導致成本上升。澳滋則是直接通過統一系統管理庫存,根據實際消費者接受的數量,然后再做生產,形成一個相對安全、健康的庫存體系,提升了周轉效率,降低了庫存成本損耗。

              從營銷上講,DTC模式是通過構建新的私域渠道,解決營銷成本高的問題。澳滋輕營銷、重互動,通過社群、門店體驗,直接觸達消費者,通過溝通建立信任,沒有天價的廣告費和明星代言費,所以在營銷成本上就少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“DTC模式的核心是尊重消費者,品牌直接跟消費者接觸,與消費者共建品牌和產品。這種模式相比奶粉行業傳統的營銷模式而言,無疑是一種顛覆!笔Y正振表示,“肯定會有人認為我們就是個攪局者,我希望因為我們的進入,讓整個行業既有的暴利成為過去式,讓消費者享受到平價優質的好奶粉!

              那么什么是好奶粉呢?“只要是符合中國新國標的奶粉,都是有保障的好奶粉!笔Y正振再次強調說,好的奶粉并不一定貴,奶粉貴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多層級的批零模式與過高的營銷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從實際情況看,就營養成分與含量和生產成本而言,各廠家、各品牌、包括進口的與國產的奶粉,基本上大致相同,不會有很大的差距。業內專家指出:“總體營養是一樣的,都得按照國家的標準去生產。生產成本也不會相差太懸殊,即使是你添加多了一、二種可添加營養素物質,成本增量也只是多出十元八元!

              目前市場上流行的奶粉產品都是按低、中、高和超高的等級來劃分,這是不是意味著越高級別的奶粉品質越高?

              蔣正振指出,由奶粉企業和商家們根據不同消費群體的購買力,將奶粉劃分為中、高、低和超高這4個等級,這并不意味著其營養成分與品質有什么差異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奶粉劃分等級的依據,并不是奶粉的品質比如安全性和營養,而主要是消費者的購買力,通過營銷的話術來誤導消費者,讓人誤以為貴的就是好的。蔣正振認為,這種劃分產品等級的方式,嚴重地誤導了消費者。

              蔣正振介紹,最近幾年,很多國內的奶粉企業也在國外收購奶源,在奶粉的品質上,澳滋用的是澳洲奶源。今年3月份,中國又出了奶粉的新國標,新國標對企業提出很多要求,澳滋在產品品質上參照新國標,同時進行了進一步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“只要符合國家的標準,奶粉在品質與營養上并無本質區別,所謂的低、中、高端的分類只是出于營銷目的,嚴重地誤導了消費者!笔Y正振介紹,“我們現在的產品原來在市場上的銷售價格為368元,F在,一樣的品質,我們的價格是188元。我們希望,從澳滋奶粉開始,終結中國奶粉的暴利時代!

            注: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!   

            編輯:李佳佳  

            5
        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常年法律顧問: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
            男人猛进出女人下面视频